新闻动态

种源之战:为什么是圣农?只能是圣农!




640.png

11月我出差经广州出发去北京,因为天气原因导致航班晚点,凌晨两点多才落地北京,下飞机的时候看到满地冰雪,没来得及感受北国冬雪我就被冻得两腿发抖。

 

每年冬天都会让人陷入身体的休眠期和思想的活跃期,我们习惯在冬天总结,并安排下一年的计划,很多人在问我接下来的打算,我想大概一直在突破。突破很难,习惯和令人相对满足的现状都是阻碍我们突破的点,但我大抵是一个爱折腾的人,所以我不会满足于此。

 

但我每次希望找到突破前总会问自己,这件事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只有我能干?为什么我就可以成功?盲目不会出现在我的字典里。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有雪无诗”对我的体感而言大概就是在这寒冷的冬天面对一片寂静,北方的冬天确实给我一种压抑感。

 

我在去年这个时候写过一篇《超级品类,背后才有超级企业》,那是我经过三个月观察后对亚洲最大的白羽肉鸡企业圣农进行了剖析,当时我们分析过为什么白羽肉鸡可以称之为超级品类?圣农为什么可以称之为超级企业?全产业链就是圣农最大的标签之一,而全产业链最核心的一步,也是套在中国白羽肉鸡企业身上最大的枷锁即为种源问题,实际上解决了种源问题才是完成超级企业进化的关键一步。

 

所以,圣农在10年前就开始着手去做种源研究,10年后终于成功解锁。

 

就在12月3日,国家农业农村部种业管理司正式公告通过由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审定的《畜禽新品种配套系名单》并下发牌照,圣农集团旗下的福建圣泽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自主培育的白羽肉鸡新品种——圣泽901入选,获可正式对外销售种源鸡的审查牌照。

 

其实很多人还是会有疑问,为什么10年前就要做?为什么做了十年?为什么又是圣农做?

 

今天我们就以圣农为例,探索中国企业在实现自主道路上遇到的困难以及领导品牌如何破局和背后的意义。

 

 

640-1.png

传统的生意模式里,大量的中国企业都在做中间的事情,也就是所谓微笑曲线的底部原材料粗加工、代工或者参与产业链条中的一环。

 

所以你会发现,就算盘子很大,最后获取的利润却是有限。也有类似申洲国际这样的企业,虽然在微笑曲线的底部,但是因为掌握了大量的技术、资源和规模优势,也可以获得相对可观的利润,而品类内部,大部分的企业都活在利润低下的窘境中,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如今,中国的大部分传统生意都面临巨大的发展压力,要么淘汰,要么进化。

 

养殖行业也长期存在这样的问题。

 

以养鸡行业为例,我们的鸡肉市场以白羽鸡以和黄羽鸡两大品种为主,其中白羽鸡品种凭借繁殖成本低、生长速度快的优势成为第一鸡种,国内市场份额超过了60%。

 

然而,在这么大的市场需求和体量下,几十年来我国白羽肉鸡种源仍然100%依赖进口,也就是说,我们吃的一直是“洋鸡肉”。

 

鸡肉也能被“卡脖子”是很多人不知道的,国外巨头们意识到白羽肉鸡所隐含的商业价值,为了封锁育种机密,他们为鸡种创建了庞大纷乱的杂交体系。

 

我们用四元杂交模型来解释中国白羽肉鸡育种的困境,如图,要培育出商品代的白羽鸡,就需要4个层级的种系,从曾祖代开始,需要纯种的A公母、B公母、C公母、D公母鸡;而国外进口种鸡只提供祖代的A公、B母、C公,D母,最终能培育出白羽肉鸡,但没有纯种的曾祖代,繁殖出来的是杂合子,是不能做种用的。


image.png

完全依赖进口的缺点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企业无法得知进口种鸡是否携带疾病;其次,价格决定权在别人手里;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问题,企业不能做计划,比如说一个企业计划养5亿只鸡,但国外它不给你那么多的苗,企业的产能是被控制的。

 

从而整个中国鸡肉市场是不稳定、不可控的。这就成为了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瓶颈,严重威胁国家肉鸡市场安全。

 

如果不解决这个卡脖子的难题,继续按照这样的发展模式,未来中国的鸡肉市场是极其艰难的,甚至被淘汰都是早晚的事。

 

 

640-2.png

既然种源引进这么困难,我们可以自己繁育吗?

 

可以,但育种工作的难度不亚于搞芯片。

 

所有人都知道搞芯片很难,这需要一个很长周期的投入和坚持、随时面临国外的封锁和打压的过程。比如华为,作为国内手机通讯行业的领导者,它不得不做,这某种程度上是自救,也是责任。

 

同理,白羽鸡种源就类似手机行业的芯片,而圣农作为中国最大的白羽鸡生产加工企业,面对上文那些卡脖子的难题感受更深刻,也更迫切地想要突破这个瓶颈。

 

培育出种鸡需要什么条件?到底难在哪儿呢?

 

“它(种源审定)这个过程需要三个500天,曾祖代500天,祖代500天,父母代500天,这期间你是一直投资一直投资,9个亿放进去一分钱收入没有。”圣农创始人傅光明在一次采访时说道。

 

而种源审定只是整个育种环节的一环,在种源审定之前还要解决人才、环境、设备、资金等一系列问题。

 

首先是人才。2015年,傅光明正式决定开始研究中国人自己的白羽鸡育种技术时,就开始在全中国筛选人才,但全国参加美国企业举办的育种培训的专家只有3个人,傅光明最终挖来2位。

 

在办公室里,两位专家向傅光明提了五六十条培育种鸡要具备的条件,傅光明全部应允并只提了一个条件:这个鸡培育出来和美国一样就行了。于是圣农开始正式搞育种。

 

人才有了,还要解决环境和设备问题。育种项目从0开始,对自然隔离条件要求和对生物安全防疫要求都很高。“我们找了很多地方,把光泽(位于福建省南平市)的山山水水都走了一遍,最后发现这个地方还不错,就选在了这里(如今的圣泽生物所在地)。”白羽鸡育种专家之一肖凡说道。

 

相应的,设备采购都是全球最先进的。

 

以上这些前前后后砸进去的钱超过了11亿元。

 

“我在公司下了个通知,中国的特区在深圳,圣农的特区在源种,要什么给什么,要多少钱给多少钱,只要你需要我就给。”傅光明这样说道。

 

人才、设备、环境、资金都都到位了,接下来只需要时间来持续测试、比对、研究。但还是会有外部力量干预圣农的育种进程。

 

2019年,《人民日报》上一篇文章提到圣农集团已牵头开展育种工作。消息立刻传到美国企业,几天后,他们拿着报纸来到圣农总部,说如果再不停止研发,就立马断供,并要求30分钟内给出答复。

 

于是傅光明给公司原种研发团队负责人和主要技术人员打了2个电话,只问了两个问题:

 

“现在不从国外引种,有没有问题?”


“10年、20年后,不从国外引种,有没有问题?”

 

彼时圣农已经培育出自己的11个品种,主要技术人员和团队负责人一致说没有问题。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傅光明不留任何情面,给他们回了一句:10分钟内离开圣农。

 

在圣农成立至今的38年间,前35年都是百分百依赖进口,从2019年开始真正靠自己。

 

“三年时间到今天,6亿鸡全部是我们自己的,而且鸡产蛋率比原来高,料肉比是历史上最好,生产速度历史上最快,这些证明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几年的实验,现在我信心满满。”傅光明说道。

 

 

640-3.png

但还是那句话,超级品类诞生超级企业,超级企业也必须带领着品类完成进化,否则超级企业和超级品类都不复存在。

 

白羽鸡的种源之战是一个需要时间积淀、技术积淀、资金积淀的历程,并非一蹴而就的,所以说这件事只能是圣农来做。完成这件事是时代赋予其的一件使命,是超级企业责任感的体现。

 

自古以来,粮安天下,种为粮先。

 

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成为明年中国经济八大重点任务之一。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南方洪涝、东北台风、草地贪夜蛾等影响,国家粮食安全话题被屡屡提及。会议提出,“保障粮食安全,关键在于落实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

 

因此突破白羽鸡种源封锁的意义是重大的,它让我们自己掌控鸡肉的定价和供给权,这样可以为中国的鸡肉供给市场稳定提供保障;它同样给其他行业树立了一个榜样,要想突破瓶颈只有潜心钻研高科技。

 

傅光明在采访中说过,三十多年,圣农最成功的事情,除了种源的突破,就是打通了把白羽鸡完整的产业链,让养鸡行业从农业到工业。

 

按照传统的农业模式养鸡,缺点是明显的:高投入、高风险、低产出。而圣农在发展中采用自繁、自养、自宰的一体化运营模式,可以更好地管控肉品质量、控制成本,用38年时间让养鸡产业逐步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和配套的产业集群。

 

也正是因为拥有全产业链的保障,圣农一直是肯德基、麦当劳等快餐巨头的稳定供应商。

 

由农业转工业不仅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了风险,更重要的是食品安全得到了保障,这也是中国企业向着高科技发展的一个缩影。

 

关于圣农未来的发展,傅光明说:我们的核心不是要高速度,而是要高质量,成为一家高科技企业,继续发展数字化,企业需要数字服务,数字需要企业支持。

 

如今,圣农也提出了自己的“十四五”发展目标,希望到2025年,肉鸡出栏量从5亿只增长到10亿只,圣农将从肉鸡养殖加工企业向食品企业转型,加快国产鸡苗进口替代,5年占据40%市场份额,同时,企业也将做好数字化和品牌化建设。

 

除了鸡肉产量和企业转型的目标,圣农还有很多方面都在向着高科技方向发展。

 

比如说种源,傅光明说要持续投入,将来有一天可以自己培养自己需要的种源;比如说如何让消费者吃得更营养,这里面同样需要高科技来研究;还有设备的机械化、自动化,如今在圣农的工厂里,大部分流程已经被自动化取代了。

 

在高科技的路上,傅光明同样提到了圣农对于两碳问题的解决方案。第一是光伏,如今已投入十几亿来做这个新方向,未来圣农整个养鸡杀鸡的电都由自己供应;第二是再利用,比如鸡粪可以用来发电,也可以转化为有机肥种植蔬菜;而宰鸡过程中的热能重新利用可用来杀菌,鸡血、鸡肠、鸡毛也都可以变废为宝。

 

在“双碳”战略下,圣农正在发展一种废物利用的科技环保循环经济。

 

傅光明一辈子专注养鸡行业,做了38年,如今他也找到了合适的接班人,女儿傅芬芳从零将圣农的熟食做大,比起父亲,她更了解新市场的需求和变化。不过不变的是传承之心,将一份事业做到的传承,持续学习迭代技术的传承,以及超级企业责任感的传承。



640-4.png

中国人骨子里大抵是热血的、好胜的,所以我们喜欢用成王败寇来评价很多事情,只有胜利了,我们才去探索它的意义和价值。但很多的成功都是阶段的,这些成功都是一次次进化的过程。


大抵我们都还在行程中。

 

圣农的种源也只是一个阶段的进化,这个进化让圣农完成了自己链条里最重要的一环,未来圣农或者说白羽肉鸡行业的故事怎么写都属于这个行业的思考题,但完成了行业的核心基建后,余下的故事说起来才更顺畅。

 

我们在很多行业都已经逐渐赶超国外,但那些行业要么属于大基建,各方力量一起努力;要么属于新行业,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但我认为,当圣农的种源和华为的芯片同样重要时,中国企业才算是真正的成功。齐头并进,百花齐放,这才是未来中国企业真正崛起的基础!




<end>

编辑:张小松

总编:沈帅波



上海火橙品牌营销咨询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威海路727弄威海别墅15号楼      电话:021-62272293